商标之争再升级 中国红牛内忧外患缠身
2017-7-25 10:14:43 来源:新华网 编辑:郭菊
   分享到:

 

 创意图片/新京报记者 王远征

  作为中国红牛的包装供应商,奥瑞金包装股份有限公司连日来发布多份公告,称其收到来自泰国红牛的民事诉讼材料,被要求停止生产或销售带有“红牛”、"REDBULL"及图形的产品,并支付3050万元的侵权补偿。

  目前奥瑞金已停牌,但与中国红牛的合作正常,继续为其供罐。中国红牛母公司华彬集团也仍在继续生产销售红牛。华彬还在尝试突破对红牛这一大单品的过度依赖,继唯他可可、果倍爽、VOSS等品牌后,今年推出了PET装功能饮料新品“战马”,但市场反响并不明显。

  随着商标之争从华彬集团内部扩展到上下游合作商,加之其他功能性饮料的趁势发力,内忧外患之下中国红牛的命运前途未卜。业内专家认为,鉴于中国红牛在国内市场的强劲表现,不排除双方和解的可能。

  红牛之争波及上游供应商

  中国红牛商标授权纠纷波及了包装供应商奥瑞金。7月14日,奥瑞金发出公告,称收到来自泰国红牛的民事诉讼材料,里面明确标示了“停止伪造”、“擅自制造”等字样。

  虽身陷诉讼旋涡,但奥瑞金公告表示,在纠纷得到最终解决、诉讼取得最终判决结果前,公司将正常履行协议,继续为中国红牛供罐。7月20日,奥瑞金董事会秘书高树军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目前公司与红牛合作正常,但对此次诉讼的具体进程及可能造成的影响并未回应。

  奥瑞金自1997年成立以来就给中国红牛做空罐。2012年,奥瑞金与中国红牛签署了一份战略合作协议,有效期10年。从2008年到2016年,红牛对奥瑞金的采购金额从7.71亿元增长到了49.75亿元,增量达5.5倍。2016年年报摘要显示,奥瑞金来自红牛的营业收入达49.75亿元,营业利润9.71亿元,分别占公司营收和营业利润的65%以上。

  持续升级的红牛商标纷争给营收过分倚重红牛的奥瑞金埋下了隐患。实际上,依据奥瑞金2017年一季度财报,公司净利润1.63亿元,同比下降了47.25%,原因为“预计受客户需求变化及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

  盈科广州律所知识产权部高级合伙人唐向阳认为,在红牛商标没有进入诉讼程序的情形下,奥瑞金可以继续生产,但其命运与中国红牛息息相关。

  华彬开拓新品路难走

  针对此次泰国红牛对奥瑞金施加压力,唐向阳认为,这是泰国红牛的策略,实际上剑指中国红牛。

  公开资料显示,1966年红牛维生素功能饮料诞生于泰国。1995年12月,华彬集团拿到泰国天丝医药集团授权后,开始生产中国红牛,授权合约据称已于2016年到期,但中国红牛方面始终未公开续约进展。自此,泰国红牛与中国红牛一直存在纷争。

  在商标纷争不明朗的情况下,华彬集团仍在发力。自2017年7月1日开始至年底,中国红牛开始推行一项约为1.978亿元的红包促销计划。

  同时,华彬集团在今年推出了新品“战马”,加大其广告投入,意图弥补红牛在PET装功能饮料市场的短板。而在2014年至2016年,华彬还先后引进了唯他可可、果倍爽、VOSS等品牌。

  业内人士猜测,华彬集中推出新品是在为可能出现的续约失败提前进行战略布局。但根据媒体报道,这些新品的表现差强人意。2015年,华彬集团在中国快消领域的销售额达234.01亿元,其中红牛的销售额为230.7亿元,占比高达98%。而唯他可可与果倍爽销售总额仅为3.31亿元。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认为,华彬集团目前除红牛外,VOSS、唯他可可、果倍爽主打中高端路线,目前尚不具规模,属于导入期,离市场爆发还有一段距离。而“战马”新品定位低端,主打三、四线市场,只是红牛产品的一个补充,无法助其突围。

  “华彬集团最需要思考的是未来怎么办。”唐向阳认为,租用他人品牌总会缺乏安全感,而华彬想要提高自己谈判的筹码,寻求与泰方新的合作方式,还要依靠自身的市场竞争实力。

  外部市场面临其他功能性饮料冲击

  据中国红牛官网显示,公司在全国28个区域设了40家分支机构。2015年,红牛营收230.7亿元,成为全国销量第一的饮料单品。然而在华彬集团面临商标纠纷的同时,其他饮料品牌却在对功能性饮料市场虎视眈眈,中国红牛可谓是内忧与外患并存。

  《2016-2020年中国功能饮料市场投资分析及前景预测报告》显示,预计到2019年,行业将达到254.57亿升的规模,对应市场销售份额可以达到692.24亿元。目前,东鹏特饮、乐虎、黑卡、魔爪等品牌势头凶猛,对红牛的市场地位提出挑战。

  东鹏特饮近期高调宣布,获得加华伟业3.5亿元投资。而早在今年3月,其还推出了新品金罐特饮。东鹏特饮副总裁林木港曾透露,新品上市以来表现超出预期,现部分渠道已经铺货。

  此外,达能旗下脉动也在试图从运动饮料向能量补充饮料市场扩充产品线。达能中国饮料已在今年推出脉动“炽能量”,其中一个系列含有牛磺酸配方。

  朱丹篷表示,中国功能性饮料行业已初步形成中外不同品牌阵营和高中低不同档次的竞争格局,目前已进入群雄乱战阶段,红牛庞大的市场占有率虽然暂时很难取代,但其他新品的持续发力将对中国红牛造成冲击。

  “两只牛”不排除和解可能

  实际上,泰国红牛和中国红牛的股权互相交叉,二者关系十分微妙。国家企业信息信用公示系统信息显示,红牛维他命饮料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实则是红牛维他命饮料(泰国)有限公司,占股88%,其董事长一职却由华彬集团创始人严彬担任。

  “泰国红牛并没有直接起诉中国红牛,而是选择了与中国红牛关系最为紧密的包装供应商,实际上是为双方和谈提供了连接点。”唐向阳认为,双方在博弈之中,不排除和解的可能,而且涉外案件审理时间将长于预期,期间可能发生戏剧性的变化,其中最重要的是双方利益如何分配。

  朱丹蓬也认为,华彬集团在国内深耕多年,建立了健全的团队、渠道以及网络,天丝集团不会冒着失去大量市场份额的风险陡然与华彬集团摊牌。

  针对上述问题,自7月20日起,新京报记者试图联系华彬集团但未果。记者 夏丹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