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川救援队赴九寨沟抗震救灾纪实
2017-8-11 10:02:30 来源:本站原创 编辑:李波
   分享到:

“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
青川救援队赴九寨沟抗震救灾纪实

编者案----
   他们整夜未眠紧急驰援,一路上尘土弥漫,滑落的碎石一次次飞过眼前,只为早一点了却灾区群众心中的渴望与期盼―――这时候,个人的安危又算得了什么,就当作几粒尘埃散落双肩,抖一抖又继续向前;
    他们连续奋战滴水未沾,骄阳下暴晒一天,始终坚守在万人大撤离一线,只为各地游客能够早一刻脱离危险回家团圆―――这时候,这一点苦累又算得了什么,“金色盾牌热血铸就”,就是对警魂最好的礼赞;
    他们奋不顾身挺进救援,死亡线穿梭往返,任凭头顶飞过阵阵石雨尘烟,只为200多被困人员早一刻向家人报声平安―――这时候,恐惧与死亡又算得了什么,生死大营救与死神赛跑,誓要闯破“鬼门关”。
     中国青川网九寨沟8月10日电(前方报道组)连日来,青川救援队不辱使命、勇往直前,转移游客、营救伤员,让遇难者魂归故里,让一批又一批被困人员转危为安。
    有一种速度叫星夜驰援。一方有难,八方支援。”8月8日晚,九寨沟县发生7.0级地震。灾情发生后,青川县委县政府立即启动应急救援机制,第一时间组建了一支百余人的应急救援队星夜赶赴灾区展开救援。“青川是‘5.12’地震重灾区,灾难发生后,全国人民都给了青川大力支持和无私帮助。”县罗书记罗云意味深长地说,“现在兄弟县发生了地震灾情,也是青川人民感恩的时候,为灾区人民提供必要的援助义不容辞。”

    当日21时45分,由青川医疗卫生、民政、森林公安、民兵等组成的150余人的救援队伍在行政中心紧急集结完毕,县委副书记、县长刘自强亲自为救援队送行,要求大家一定要发扬青川的抗震救灾精神,在当地抗震救灾指挥部的领导下,全力做好应急抢险等各项工作,为灾区人民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21时50分,救援车辆载着救援队员和物资,以每小时100多 公里的速度迅速向九寨沟灾区急行军。从进入文县境内开始,往九寨沟方向灾情愈发严重,一路上随处可见垮塌的山体,滚落的石块。
    9日凌晨,车队驶入九寨沟县境内,在与当地相关部门取得联系后,根据统一安排,我们一路向震中----九寨沟景区进发。这里的道路已被各种险情笼罩,路两边的许多酒店、民房成为了一片废墟,当地群众和各地游客都早已躲在了路旁大树下、草坪上。越往里走,形势更加严峻。本来就很狭窄的道路被巨石封住了多半,两侧的山体在持续地垮方,山上的碎石已在空中形成了“碎石雨”,砸在车顶“呯呯”直响,但我们的车队依旧在一路狂奔,只为早一点到达震中,为受灾群众带去一份希望。
    经过数小时奔波,青川救援队150余人在副县长范正勇的率领下于当日拂晓前全部抵达震中,民政、医疗卫生、公安民警、民兵应急分队按照“战前”分工庚即奔赴各个战场,投入到这场没有硝烟的“战斗”中 ……
有一种品格叫感恩回报。青川县民政局得知地震消息后,第一时间向县委县政府请示,并按照县领导指示,及时安排专门工作人员,组织车辆调集抗震救灾物资,并迅速组建了以局长梁志林为队长一行6人的民政救灾救援队伍,分两批紧急赶赴九寨沟县地震灾区参加救援工作。青川民政救灾抢险队是第一个抵达灾区的救援队伍,他们送来的20余吨矿泉水、干梁等也是第一批运抵灾区的救灾物资。
    震后第一天,正是灾区物资最为短缺、人员最为紧张的时刻。在九寨沟景区广场上,聚集了上万名滞留游客。此时此刻,除了灾情造成了他们情绪不稳定外,最为需要的就是水和干粱。在人员少、物资多的情况下,范正勇与民政工作人员一道展开分组作业,一组搬运和分发运来的第一批物资,一组参与维护现场秩序,组织游客转移。
    9日12时,依旧有大量游客滞留,等待回家。范正勇带领工作人员将一件件矿泉水,一箱箱饼干、方便面向游客们发放,一边安慰他们的情绪,一边了解他们的要求,尽可能地为他们提供必要的帮助。
    9日14时,各地救援物资源源不断抵达灾区,使得该县民政救灾物资仓库的压力变得越来越大。范正勇又带领民政工作人员主动担负起各类救灾物资的装卸和食物的发放工作。
    一辆辆装载着帐篷、棉被、头盔、迷彩服、等各类救灾物资的大卡车停在九寨沟县救灾物资储备库外,民政工作人员又采取分组负责、轮流作业的方式,将几十吨物资卸载到位。尔后又将各种食物送往游客临时安置点,及时发放到他们手中。
    九寨沟县民政局减灾股工作人员孟琴说, 灾情发生后,我们救灾物资储备库,每天的出入量巨大,人手严重不足。青川县不仅第一时间给我们送来大量的救灾物资,还主动派出了救援队来帮助我们,抢险救灾,转运伤员,分发物资,大大减轻了我们的压力,他们那种吃苦耐劳、认真负责的态度,值得我们点赞。

[NextPage]


    有一种精神叫临危不惧。“解放军同志,沟里还有遇难者遗体和多名重伤员,请求你们快去救援!”9日10时,一位衣衫褴褛、浑身上下都是灰土的中年男子,气喘吁吁地跑到正在中查洛村带领民兵应分队执行搜救任务的青川县武装部长杨继龙面前,声撕力竭地哭诉。经过详细询问,该男子系中建三局职工,他是冒死跑出来求援的,里面除了有四名遇难者遗体还有6名轻重伤员、190多名游客和几十名建设工人,被困在通往黄龙方向的上田寨沟林场里,情绪很不稳定。该男子称,那里已成为信息的孤岛,至今外界尚不里面真实情况。目前林场里已近断炊,现有的粮食仅够煮一顿稀饭的,如果再得不到救援,伤员的伤势将会继续恶化,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灾情就是命令,抢救伤员、转运游客十万火急。杨继龙将60多名民兵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继续在当地搜救,一部分由他负责组建“赶死队”,在军分区首长的带领下紧急向大沟深处进发。我们前方报道组记者跟随一路前往。途中,一辆辆救护车长鸣着哀伤的警笛划破长空。 10 多辆大型推土机组成的车队,也正轰隆隆向前进发,这些清障机械先是对道路进行了初步清理,以确保救护、救援车辆通行。
    我们车辆在前行了约20公里后,前面被几十吨重的巨石封锁了这条唯一的救援通道,大家只能徒步前进。一路上,塌方不断,碎石纷飞,最窄的地方仅能容一人通过。突击队分成两组,一组观察,一组通行的方式前进。不料在被称为“老虎口”的地方,再一次突发余震,路基全部被毁,进山的道路完全阻断。当地群众告诉我们,距目的地仅有两公里路程了。但地震造成的塌方和滚落的巨石将道路完全破坏,泥土、石头、断木横七竖八地将这条希望之路完全封死,两公里的路程成为了一条名副其实的死亡线,危险仍无处不在。
此时此刻,余震频发,道路左侧是滚滚河水,右侧是在持续垮塌的山体,滚落的巨石砸在道路上发出“轰轰”巨响。当地很多人纷纷劝我们暂时不要通过,实在太危险了。然而,所有人没有一个退缩,大家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尽快将被困人员营救出来。
    有一种壮举叫舍生忘死。“注意观察,所有人拉开距离迅速通过!”随着军分区首长一声令下,“赶死”队员迅速向死亡线奔去,他们每个人身上还有背有为被困人员准备的水和干梁。军人出身的报道组两名记者背着照相机、摄像机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在最前面,冒着生命危险迅速“占领”有力地形,紧急按下了快门,让“赶死队”队员们舍生忘死的壮举成为定格,成功记录下这一幕幕动人的镜头。此时此刻他们已全然不顾山上滚下的石块从头顶飞过,涌下的泥土已将双脚淹没。
    通过这条死亡封锁线,每个人都必须小心翼翼却又必须快速通过,这对谁都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一边是高耸的山体在不断地滑坡,一边是水流湍急的河谷深不可测,前有巨石持续滚落,后有塌方封堵,原地不动随时会被飞石泥土淹没。为了200多位等待救援的鲜活生命,唯一的选择只有向前,哪怕是前面万丈深渊,哪怕是用自己生命来换。大家心里只有一个信念:冲过去一个队员,就会给被困人员带去一份生的希望。我们不停地在乱石、泥土、大树交叉的的缝隙中穿梭,刚穿过树洞又要借着树干攀爬前面的巨石,爬上一块巨石又要跳到另一根树干上,不到两公里的路程,要不停地爬上爬下,队员们在用自己的身躯开辟着一条生命通道。
    由于不停有余震发生,队员们只能一字排开,紧靠着河边的狭窄路段行进,山上不时有飞石滚落,危险随时都有可能发生,稍有不慎,人就可能跌落悬崖。在这条路上行走,一个人轻装行走都十分困难,何况他们每个人身上还背有被困人员急需的水和干梁。通过这段路需要经过一个陡坡,然后翻越再45度的斜坡,由于震后的道路土质松软,我们只能深一脚浅一脚的艰难前行。正当快要冲出死亡线时,余震再次发生,危险强势袭来。此时此刻,从山上滚下的一棵大树横正了两块三米高的大石头上,两名记者便站在树干上拍摄这群勇往直前的“最美民兵”的身影和这惊魂动魄的镜头,不料又有数百斤重的山石滚落,巨大的震动使树干产生巨烈晃动。两名记者未能及时躲避(事实上也无法躲避),一个从树干上摔到了下面的碎石上,所幸没有摔伤,一个被从树干上通过的两名武警战士紧紧的抓住摆脱了一次危险。
    “上面的山体又开始滑坡!”观察哨传来紧急信号,“不能停留,快速冲出去!”
    收到信号后,所有队员都紧急向前冲去,冲出去就是成功,冲去出就是希望。当所有人冲出死亡线的一刹那,后面的山体轰然垮塌,将我们走过的地方再次填埋。此时此刻,每个人都捏了一把冷汗。冲出了死亡线,路况虽好了些,但危险依然无处不在,碎石依旧在不时的散落,大家又迅速赶往目的地。在林场里,200余号人都聚集在一个较为开阔的院坝里,除了四名遇难者的遗体,轻重伤员都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年轻的母亲在呼唤着孩子,孩子在哭喊着寻找妈妈。

[NextPage]

 

    有一种斗志叫勇往直前。此时的赶死队员们也已累得筋疲力尽,但所有都顾上喘一口气,立即又分成若干小组,给轻伤员包扎伤口,给重伤员固定受伤的下肢,给已经断炊的被困游客分发水和食物。来自湖北武汉的游客吕维兵告诉记者,地震发生时,他正要去黄龙景区游览,不料危险袭来,落石将他砸伤他的额头,手部也粉碎性骨折。
    “想想都后怕!“吕维兵说,当时,他正开车前行,车子突然间往上跳了起来,刚开始,他以为撞到树了上或者撞到人了,便停下车从窗子往外看,不料一块滚落的石头从他手上砸过后又落到了驾驶座椅后面,他马上意识到十分危险,便挺着巨烈的伤痛一路奔跑,躲在了林场里,被正在施工的中建三局职临时安置在这里……
    我们给吕维兵的伤情进行了紧急处理,安慰他不要怕,并告诉他,我们是“5.12“重灾区青川县来的救援队,一定会把所有人营救出去,让大家好好养伤,平安回家。吕维兵激动 地说:“你们是外面进来的第一支救援队伍,来的太及时了,不然我们被困人员都不知道如何是好,我会牢牢地记住你们,不会忘记你们的恩情!”
    时间就是生命!为将伤员迅速转移到医院救治,我们只能通过景区内的挖掘机、装载机等一切可利用的工具,通过接力转运的方式,加快营救速度。山体塌方让原先的道路面目全非,全是一堆大大小小的石头夹杂着树枝,横亘在官兵面前。由于塌方量巨大,且非常松软,承载力弱,加之地形狭窄,给转运工作带来很大困难。下山的路依然崎岖难行,途中不仅要躲避塌方滚石,还要徒步近10公里的塌方道路。由于余震塌方,原本宽阔的柏油路已经完全被碎石、树木和砸坏的车辆所阻断。为了把危重伤员顺利转移出去,队员们用林场里的木棒绑成了简易担架抬着伤员,踩着巨大的落石和砸断的大树上慢慢前行。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艰难前行,队员们终于将第一批伤员成功转移到了10公里外的九寨沟县医院。
    从那一刻起,青川县的救援人员在长达数公里的“震中”死亡线上来回穿梭,用生命接力营救了一个又一个轻重伤员,掩护了一批又一批滞留游客摆脱了死神的威胁,让遇难者早日魂归故里。在这场与死神的生命争夺战中,带领190人找到了“回家”的路。

[NextPage]

 

    有一种力量叫青川精神。9日的九寨沟余震不断,群山在抖动,房屋在震颤,行人在摇摆,数万名滞留游客在景区管理局前的广场上,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和回家的渴望……
     根据当地指挥部的统一安排,青川森林公安民警担负起现场秩序维护和组织人员疏散的任务。这是光荣而艰巨的任务,上万名游客回家的愿望十分迫切,但转移和疏散需要时间,需要有序地进行,一旦处置不好,后果将不堪设想。时值列日当空,游客集结的广场一侧山体不断地滑落着泥土和碎石,人群中开始出现异常。
    十多名民警立刻冲进人群中间,与当地武警战士一并拉起一道“人墙“,将游客隔成为东西两部分。他们一边给游客不断地做思想工作,安抚情绪,一边将食物和饮用水进行发放。
    转运的车辆来了,他们就组织游客有序地上车:“请老年人先上车,”“ 一家人一起的先上车”。为提高速度,他们分成若干组,有的在帮游客提包,有的在帮游客抱娃,有的在搀扶老年人,从早上到晚上,他们当中的任何人未离开过人群半步,他们给游客发放了数吨食物和饮用水,自己却不忍心吃上一点,哪怕是被晒得汗水直流,也只是用手抹一下;哪怕是口渴的嘴唇干裂,他们也只是用舌头抿一下。
    有一种精神叫乐于奉献。中午时分,是太阳最“毒”的时候,有几位老年人因体力不支出现眩晕,就在他们即将在群中倒下的时刻,民警们立刻箭步向前将老人扶住,抬到树下阴下采取紧急措施进行救治。
    当日下午,当游客转运工作朝廷尾声时,他们才稍有时间调整自己,坐在广场边的台阶上打个眯一会,扶着“青川森林公安”的旗杆站着打个盹。此时的他们已经近二十个小时滴水未尽,连吃块饼干都顾不上。好不容易有了时间,站了一天的他们已经累得筋疲力尽。辅警梁小虹闭着眼睛,背倚着一棵小树,好不容易从口袋里摸出了已经挤碎成为几块的饼干,她舍不得吃,而是将先将其中一块递到了一旁的民警向丰口中,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自己的战友已经睡着了-----是呀,他们太累了,也该休息了,这一情一景都被周围的游客看得一清二楚,许多人当场落下了热泪,纷纷将自己手中的水和干梁递给民警,一位福建籍游客、75岁的退伍老兵张先生激动地说:“青川民警真了不起,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回家后一定将这个故事讲给孙子听。”
    晚上7点,当所有游客都踏上归途,青川民警才默默地离开,晚上8点才吃上了一口热饭,此时他们已忙碌了20多个小时……
     有一种风格叫默默无闻。按照县委县政府的要求,青川县卫计局第一时间成立了由县人民医院、县中医医院为主的医疗救援应急突击队,分别抽调骨科、外科专家2名、急诊科护士2名、驾驶员2名,医疗救护车1辆奔赴灾区。途中经过文县境内时,由于山体滑坡和道路施工等因素,交通异常拥堵。队们便下车协助当地交警疏导交通,让来往车辆顺利通过。
    凌晨时分,医疗队顺利抵达灾区,成了首批进驻的门诊医疗队。他们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在九寨沟县人民医院对轻重伤员进行复诊。队员们把日常应急演练的状态全力用在了灾区伤员的抢救中,最大限度的保障了灾区人民和外地游客的生命健康。
     香港游客钟世勇一家四口是第一批转运到当地医院的伤员。钟世勇本人今年76岁,在地震中受伤,左膝皮扶裂伤;老伴邓维珍,今年67岁,右膝软组织损伤,女儿和女婿也受了轻伤。由于第一次遭遇地震灾情,全家人情绪十分激动,一直吵着想要回家。青川医疗救援队队长唐韩炯说,钟世勇老人当时是地震造成了心理恐惧,我们不担要给他们治外伤,更要给他进行心理疏导。他和队员们共同做起了老人的思想工作,开导说:“我们是从青川过来救援的,那里曾是‘5.12’地震重灾区,比这里灾情要严重很多,这里不会再有更大灾情,你不用担心,尽管好好养伤,待观察期过了,就送你回家。”钟世勇老人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下来,开始与队员们进行交流。唐韩炯一边对和老人交流,一边为其进行伤口缝合手术,虽然缺少麻药,但老人依然很坚强,强忍着伤痛挺过了手术。队员们告诉老人,目前尚在观察期,72小时内暂时还不能离开,一旦出现伤口感染,导致伤情恶化,后果不堪设想。老人点点头答应再过一天离开。
有一种服务叫细心周到。67岁的乐山游客漆钟富,是和亲戚一起来九寨沟的,均不同程度受伤。由于医务人员短缺,未能及时住院治疗,他被转到门诊大厅侯诊。唐韩炯在对其伤情进行诊断后确诊为右胫骨远端严重骨折,身上多处软组织挫伤,急需住院治疗。队员们多次联系医院,协调老人住院事宜。9日下午,华西医院救护队抵达,老人顺利住进了医院。由于老人伤情较重,暂时无人照顾,大小便很不方便。队员们又给老人找来了小便器,消除了老人的困绕。老人激动地说:“你们青川医生照顾得真好,想得也周到,谢谢你们了!”
    在协助当地医院工作期间,队员们一刻也不闲着,这个任务完成了,又主动领受下一个任务。他们一边协助照顾伤员,一边整理伤员病情信息,为当地医院提供第一手资料。每天,他们从早忙到晚,个个累得直不起腰来。当他们一个个托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时,顾不上洗漱便和衣而睡进入了梦乡,就连夜里的数次余震都未查觉-----他们太累了!
    截止目前,青川救援队员共营救、转移和散疏散群众6000余人,转移物资100多吨。
    有一支队伍叫添运娱乐记者。在青川救援队伍中,还有一支由添运娱乐记者组成的应急添运娱乐采访队伍,哪里最需要,他们的身影便会出现在哪里;哪里有危险,他们便会战斗到哪里。这是由县委宣传部组建的一支过硬的队伍,队员全是复转军人出身,均有着“5.12”抗震救灾经历。他们说“转业不转志,退伍不退色。在部队,抗起钢枪---我是一个兵;在地方,端起相机----我还是一个兵。”
    为了全面记录抗震救灾,他们跟随救援队星夜兼程,驰援九寨。为捕捉最震憾的画面,为拍摄最感人的镜头,为记录最真实的故事,他们加入了应急救灾抢险“赶死队”,进深山峡谷,趟湍急河流,攀悬崖峭壁,在滑落的山石缝隙中匍匐前进,在通往信息孤岛的死亡线上来回穿梭。正是有了他们,有了像他们一样的记者大军,震区的灾情才得以传递;正是有了他们,有了他们对生与死的无畏,抗震英雄才成为美誉;正是有了他们,有了他们对职业的坚定与执着,一个又一个的爱心接力才依旧持续给力。我不知道你是谁,我却知道你为了谁,在他们身上得到了最好的诠释-----他们是一群默默奉献、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的无名英雄!
     让我们一起唱响记者之歌:都说天晴也下雨,那是记者汗水滴,风里来呀雨里去,一身汗水一身泥,浇开朵朵英雄花, 擦亮键盘和笔记,为了蓝天更美丽, 我愿天天是雨季。


 

博评网